大妈们虽鬓发霜白,但描画容颜,跳起舞来,恍如回到了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。大妈们虽鬓发霜白,但描画容颜,跳起舞来,恍如回到了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。

  文/广州日报记者谭秋明 通讯员胡美然

  图/广州日报记者莫伟浓

  鲜艳的假发,长翘的睫毛,活力的短裙,在节拍强劲的流行曲中,她们笑容自信地舞动身姿。乍看像一群活泼少女,原来却是一群年逾花甲的大妈。跳起广场舞,大妈们展示美和信心,更想趁机追回远去的青春。
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广场舞扰民一直让周边居民大为头疼,但随着认识的提高,参与广场舞的大妈们也越来越多地注意起舞时不扰民。声响小一点,节奏一样清晰,舞姿也依然活力十足。

  大妈怀揣明星梦起舞

  对于当初为什么喜欢上跳广场舞,大多数人的回答是:“够热闹。”而六十出头的何淑芬则是因为交谊舞实在跳不下去了。“2000年之后,公园里跳广场舞的越来越多,我那时教的学生,有些也转投广场舞。”退休之前,何淑芬就开始在十九路军烈士陵园教授交谊舞,但是一直女多男少,学员配对难,更多时候,抒情的交谊舞曲抢不过热闹的广场舞曲。如今,她是越秀区“梦之队”的队长。

  广场舞对于不少老人来说,是融入社区的一种方式。今年67岁的于秀娟就是如此。1998年,儿子来广州工作,她和老伴跟着来了。但直到2008年,她组建了林和街的广场舞队,才有了“我是广州人”的感受。

  最近才加入林和街广场舞队的陈姨,每周倒几趟车从黄埔赶来排练。“开始只想着强身健体。参加一两次表演之后,就爱上了舞台的感觉。”她道出了大多数广场舞大妈的感受��人人都有一个明星梦。即使在街头起舞,她们也自觉是社区明星。

  大妈们敞开心扉,谈起年轻时的梦想,竟然都是做样板戏的女主角。“我那时演过李铁梅。”“我跳过白毛女。”大妈们就是这样,从惦念着年轻时失落的梦想开始,聚拢到一起,跳起了广场舞。

  看电视剧设计舞装做道具

  二三十人排起队,跟着乐曲起舞,这是“老派”广场舞。现在,每人还要配备一个装备拖箱,装上演出服、道具、头饰、化妆品、保暖衣、护膝、护腕等。“你看,我们每次排练演出是不是像空姐出更。”一个队员一边展示装备,一边得意地说。

  如今,各种广场舞表演、比赛多起来,为了增强表演效果,大妈们开始动手设计表演服和道具。“电视剧《武媚娘》很火,我们就按照它设计了演出服。”于秀娟掏出手机展示最近一次表演的演出服,赞叹队员们不仅舞越跳越好,还热衷展示自己的心灵手巧。

  而谈到化妆,于秀娟笑称,为了画两坨高原红,都没少开会研究。五六十岁的大妈,过往的人生中有化妆登台的经验。为了学化妆,大妈们翻时尚杂志,买来各种妆品互相试妆。画眼线、粘假睫毛这些精细的化妆活,“在家反复对镜练习,画个大花脸,常被老伴儿孙笑话。”

  队长:为留人才每周加课 会跳舞还会管理

  “以前想什么跳什么,流行什么跳什么,现在不同啦,我们也有艺术追求。”家住林和街的丽姐在于秀娟的队伍跳了近8年舞。她遗憾的是当年组队时的20多个好姐妹,现在只剩三四个。“有的家务事多,坚持不了,有的年纪大了跳不动,也有的走了(过世)。”

  为了将舞跳好,队长们花了好多心思。“公园里那么多支队,跳得好不好,看看观众有多少,就心里有数了。”何淑芬称,多数广场舞的领队都是“业余选手”,为了队伍留得住“人才”,除了管理组织能力外,还要有过硬的“比舞功夫”。跳得不好,队员会“跳槽”。

  不少队长每周要自己掏钱去上几节专业课,回家还要跟着光碟反复练习,几乎每天都泡在跳舞上,早上带队练习,下午自己补课,遇上有表演任务,还要请专业老师来指导。

  此外,队长还要搞团队建设,比如带队参加公益演出、协调演出时队员的角色、排位,尽量让每个人都有展示机会等。“我们用上过往的工作经验来维系队伍稳定。”沙河街广场舞队队长林丽敏说,队里原来做会计、设计、人事工作的队员,都发挥了作用。

  队伍除了跳舞,还不时组织外出活动,增加凝聚力。“其实就是从跳舞到生活都成为密友。”

  老伴:担忧“老来俏” 看完成“跟班”

  怎样既跳好广场舞,又不耽误家务事呢?这样的烦恼几乎所有广场舞大妈都有。

  “一天到晚涂脂抹粉的,跳什么舞要打扮得这样妖艳?”一位队员的老伴曾找何淑芬吐槽。事实上,不少大妈都曾遇到过老伴的质疑,她们称之为“老头子的焦虑”。“他们不理解,以前随便跳个舞,现在为什么多出这么多花样。”丽姨说,通俗的广场舞,在街头巷尾穿个休闲装就能跳得很开心,最近几年,广场舞朝着专业化、艺术化的方向发展,融合了更多的艺术元素,如街舞、民族舞、时装展示等。精心的舞蹈编排,必然要配上精致的妆容和美艳的服饰。而且如今的社区文艺很活跃,隔三差五就有表演,所以涂脂抹粉出门跳舞的机会更多了。

  不少大妈主动请老伴为自己捧场,“老头子的焦虑”自然化解了。“我们家老头子,现在还成了我们队的专业摄影师。”退休老师李莉娥称,老伴看了几次她们的演出之后,打消了心中的疑虑,现在只要李老师外出表演,他就背着长枪短炮去拍摄,还美其名曰“开拓老年新题材。”

  还有一些老伯,自己也加入广场舞的队伍中。今年,市义工联举办的首届广场舞大赛就队伍,因老伯加入而获得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