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后续 技术上男人生孩子有望成为现实

  法晚:这个手术现在费用上大概需要多少?

  魏莉:它应该和普通的器官移植比如肝移植、肾移植的费用是差不多的。因为这个病人现在还没有出院,费用最后还没有统计出来。在我们这边,做一例普通的肝移植或者肾移植的手术费用可能在四十万左右。我们做子宫移植折合下来也差不多是这个费用。

  法晚:移植子宫后下一步有什么计划?

  魏莉:如果顺利的话,一年以后我们会给她植入胚胎。

  法晚:服用的抗排异药物是否会对身体产生副作用?

  魏莉:是药三分毒,所有的药物都是有副作用的。所有的器官移植都需要服用抗排异药物。

  法晚:当胎儿在被移植的子宫内发育时,将不可避免地接触到抗排异药物,这是否会增加妊娠风险或者对胎儿产生影响?

  魏莉:目前器官移植后出生的胎儿,在全世界已达到一万五千例,就是现在统计的。因为现在的器官移植在各大医院都在开展,是很成熟的,包括我们的医院每年都会收到很多器官移植后怀孕分娩的病人。根据我现在的经验积累,我们没有看到明显的刺激性。比如肾移植后妊娠的病人有很多,他们现在已经有很严格的规范,即使是移植抗排异的药物也是有药物等级的。什么药是在妊娠期能用的,什么药是在妊娠期不能用的,都有很明确的规定,是有参照指南的。

  法晚:最后女儿成功分娩的几率有多大?

  魏莉:我只能和你说现在国际上,子宫移植已经做了十一例,这一例是全球的第十二例,中国的首例,十一例人工移植现在成功的是八例,现在见报报道说子宫移植后孩子正常分娩顺产的是一例。瑞典的教授昨天也联系到我们,说现在又有一例孕育成功的,只是还没有分娩,暂时没有报道。

  法晚:手术的可复制性大吗?

  魏莉:手术有很大的风险性和难度技术,如果在我们这个团队的话应该是有可复制性的。但是作为其他的团队我就不太好说。这个手术也有很多涉及到我们知识产权的东西,我们肯定是不便于说的,但是这个手术本身操作是很困难的。

  法晚:做这个手术需要满足什么条件?

  魏莉:首先必须要找到合适的供体,能够有人给她提供这个子宫,并且从配型上是成功的,而且这个手术要经过伦理上的通过、同意,还要经过全身的检查,她的身体是健康的,能耐住这个手术,我们才会进入后续的评估。

  法晚:如果手术最终成功,是否意味着男人生孩子有望成为现实?

  魏莉:这个问题要分两个方面讲,首先这种手术能不能做。男人是否能移植子宫涉及到伦理和社会的问题。其次从技术层面上来说,是不存在太多问题的,但是能不能做不是我们决定的,是要通过伦理和社会来公认。

  文/丽案调查工作室实习记者丁雪